关联公司混同用工用人单位主体界定和民事责任承担

  由最高人民法院主办,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承办的全国法院系统2019年度优秀案例分析评选活动已全部结束,共评选出案件办得好、案例写得好、社会效果好的获奖案例479篇。其中,劳动争议、人事争议、工伤认定、社会保险争议、劳务纠纷等相关劳动雇佣领域获奖案例共计44篇,涉及互联网用工劳动关系认定、网约工工伤认定、工伤与人身损害双赔、工伤报销范围外费用承担、飞行员离职违约金、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辞职违约金、关联公司混同用工责任承担、劳动者赔偿责任、规章制度合理性等热点和难点问题,裁判观点非常值得借鉴。我们对上述获奖案例进行了搜索和整理并分期选登,以供大家学习参考。

  案例信息

  案例名称:关联公司混同用工用人单位主体界定和民事责任承担

  案例编写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罗映清

  审理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案号:(2018)粤03民终13950号

  裁判观点:谢秀练入职后从事的工作包括链金所金融公司、全木行公司、特速实业公司的业务,其应对链金所金融公司与全木行公司对其混同用工知情并认可。由于2016年11月27日至2017年10月26日期间谢秀练已与全木行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其相关劳动权利义务已得到明晰和保障,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链金所金融公司、全木行公司、特速实业公司对谢秀练混同用工存在恶意,故本院对谢秀练诉请链金所金融公司承担二倍工资惩罚性法律责任不予支持。虽然链金所金融公司与全木行公司对谢秀练存在混同用工,但由于2016年11月27日至2017年10月26日期间谢秀练已与全木行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其与全木行公司依法建立了劳动合同关系,故本院对谢秀练诉请其在上述期间与链金所金融公司存在劳动合同关系以及自2017年10月27日起已建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关系不予支持。

  ◆◆判决主文◆◆

  上诉人主张

  链金所金融公司、全木行公司、特速实业公司的上诉请求:

  一、依法撤销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粤0304民初17919号民事判决第一、二项。

  关于上诉请求二、三项略。(编注)

  谢秀练的上诉请求:

  一、撤销福田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粤0304民初1791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关于律师费部分,撤销第二项、第三项全部。二、依法改判支持谢秀练一审全部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答辩

  链金所金融公司、全木行公司、特速实业公司辩称:

  一、全木行公司已经与谢秀练签署了书面合同,全木行公司向谢秀练发放薪资,谢秀练向全木行公司提供劳动成果,谢秀练要求支付双倍工资的诉求不应得到支持,具体如下:全木行公司已经与谢秀练签署了书面合同,合同期限为2016年10月26日至2017年10月25日,谢秀练已经在劳动合同签收单上签字确认收到前述劳动合同,谢秀练作为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签署与全木行公司的劳动合同签收单时,应当知悉与其建立劳动关系的是全木行公司,但当时其并未提出任何异议。

  二、谢秀练为全木行公司提供了劳动,根据公司方提供的证据可知,在谢秀练与全木行公司的劳动合同存续期间,谢秀练为全木行公司提供了劳动。且在仲裁及一审庭审中,谢秀练已经认可了前述证据的真实性。谢秀练认为是根据领导张文良指示处理全木行公司的工作,仅仅为全木行公司提供劳动不足以认定劳动关系。但事实上,谢秀练的直管领导既是全木行公司的高管也是链金所金融公司的高管,两个公司在高管层面上同样存在混同用工的情况。谢秀练用来发送邮件的邮件地址显示的不管是哪家公司,但邮件中要求谢秀练处理的工作是全木行公司的工作,谢秀练已经认可。邮件地址显示的是链金所金融公司,恰好证明两家公司存在混同用工。

  三、全木行公司向谢秀练发放了工资。根据谢秀练提供的银行流水以及三公司在一审提供的证据可知,在2016年6月至10月,即谢秀练与链金所金融公司劳动合同存续期间,谢秀练的工资是由全木行公司发放的,谢秀练在计算休产假前12个月平均工资时,也将该部分工资计算在内,说明其认可全木行公司向其发放过工资。

  四、从谢秀练的诉讼请求以及上诉请求可以看出,谢秀练要求全木行公司以及特速实业公司对链金所金融公司向谢秀练的义务承担连带责任,证明其已经认可了混同用工的事实。综上,全木行公司已经与谢秀练签署劳动合同,其要求支付双倍工资的诉请不应得到支持。不管谢秀练与三个公司中的哪家公司签署劳动合同,自谢秀练2015年入职以来,公司均为其正常发放薪资,缴纳社保,其作为劳动者的权益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法院认为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双方二审诉辩意见,本案争议焦点为:1、链金所金融公司应否支付谢秀练2016年11月27日至2017年10月26日期间未签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5、特速实业公司应否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对于上述争议焦点,本院分析认定如下:

  针对争议焦点1,根据本案现有证据,谢秀练于2015年10月27日入职链金所金融公司,其与链金所金融公司签订了期限为2015年10月27日至2016年10月26日的书面劳动合同,与全木行公司签订了期限为2016年10月26日至2017年10月25日的劳动合同。链金所金融公司与全木行公司同为特速实业公司集团成员,两家公司的总经理、执行董事、监事存在重合情形,两家公司存在交叉为谢秀练发放工资以及购买社保情况。因此,原审认定链金所金融公司与全木行公司存在对谢秀练混同用工事实具有事实依据,本院予以支持。特速实业公司在原审时亦认可其对谢秀练存在混同用工事实,本院对此亦予以确认。由于关联企业根据业务需要对劳动者进行混同、交叉用工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而且根据现行劳动法律规定,劳动者的工作年限系连续计算,劳动者的权益并未受到实质影响。本案中,谢秀练入职后从事的工作包括链金所金融公司、全木行公司、特速实业公司的业务,其应对链金所金融公司与全木行公司对其混同用工知情并认可。由于2016年11月27日至2017年10月26日期间谢秀练已与全木行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其相关劳动权利义务已得到明晰和保障,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链金所金融公司、全木行公司、特速实业公司对谢秀练混同用工存在恶意,故本院对谢秀练诉请链金所金融公司承担二倍工资惩罚性法律责任不予支持。然链金所金融公司与全木行公司对谢秀练存在混同用工,但由于2016年11月27日至2017年10月26日期间谢秀练已与全木行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其与全木行公司依法建立了劳动合同关系,故本院对谢秀练诉请其在上述期间与链金所金融公司存在劳动合同关系以及自2017年10月27日起已建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关系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5,特速实业公司在一审阶段认可对谢秀练存在混同用工行为,虽然谢秀练在一审才将特速实业公司追加为本案当事人,但因谢秀练与全木行公司及链金所金融公司、特速实业公司之间的劳动争议已经过仲裁前置程序,故原审法院在查明案情情况下判令链金所金融公司、特速实业公司对全木行公司所负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并不违法劳动争议仲裁前置程序。

  关于焦点2、3、4说理略。(编注)

  判决结果

  二审法院判决:一、撤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4民初17919号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四、上诉人深圳市链金所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深圳市特速实业有限公司对上诉人深圳市全木行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在本案中所负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来源:劳动法阵地

评论

  • 华声推荐
  • 影视
  • 明星
  • 股票
  • 财经
  • 汽车
  • 百科
  • 观察
  • 探索
  • 债券
  • 理财
  • 产经
  • 两性
  • 直销界
  • 联播
  • 法律讲堂
  • 未解之谜
澳门足彩 极速赛车| 澳门足彩| 江西快3| 重庆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一分彩| 秒速牛牛| 500万彩票网| 中国足彩网| 沙巴体育| 一分彩| 中国足彩网| 秒速快3| 500万彩票网| 重庆彩票网| 沙巴体育| 秒速牛牛| 明升体育|